□記者王惟一
  核心提示:一條城鐵連接了商都與宋城。12月28日上午,當記者坐在鄭開城鐵首趟列車C2802次的車廂里,看著窗外無盡的原野、樹木與村莊飛馳而去,不由得暢想起這裡未來的樣子——拔地而起的居住區、產業園、休閑旅游城、學校和醫院……
  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約翰·卡薩達有句名言:“城市的外形和命運總是由交通決定的。”誠然,水運、鐵路、航空……不同的交通方式,帶來了不一樣的城市形態。回顧這些城市形態的變遷,或許可以看到城際鐵路開通後,鄭汴兩城間的未來形態。
  【似水流年】水運與清明上河圖
  開封城的興衰,與水運有著莫大的關聯。曾經的汴河發揮了巨大的漕運、通商和文化交流作用,北宋便是依托發達的汴河水運定都開封,東京成為當時世界上最繁榮的城市。著名的《清明上河圖》,描繪的就是北宋東京汴河兩岸百業興盛的市井生活。
  後來,隨著水路淤廢,失去了交通樞紐地位的開封不復當年榮光。在現代工業與新型交通方式的衝擊下,古都漸漸成了“沒落的貴族”。
  【小城之春】火車拉來的城市
  許多開封人至今對省會定在鄭州耿耿於懷:“開封輝煌的時候,鄭州還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呢!”
  沒有人會對這句話產生懷疑。然而歷史的車輪總是向前滾動,當盛世帝都的美景落滿歲月的塵埃,當噴著蒸汽的龐然大物沿著鐵軌駛入鄭州,兩個城市的角色正在悄然轉換。
  上世紀50年代,“火車拉來的城市”鄭州代替開封成了河南省省會,城市圍繞著火車站飛速發展——繁華的二七商圈、雨後春筍般的旅館飯店……以火車站為圓心,鄭州的半徑不斷擴大。
  發展的同時,也有一些小煩惱。京廣與隴海兩大鐵路在此交會,將城市分割成了四塊。一些交通要道也被鐵路阻隔,使“商都”鄭州又有了一個新名號——“堵城”。鐵路對城市外形與功能的影響,可見一斑。
  【速度傳奇】高鐵影響著城市形態
  近年來,高鐵的發展讓鄭州成為“雙十字交叉中心樞紐”——既是京廣線和隴海線的傳統鐵路交叉點,又是京廣高鐵和徐蘭高鐵的十字節點。
  鄭州東站借助高鐵這一交通工具,形成了與周邊城市間的“3小時經濟圈”,同時,還連接著地鐵、公路、城鐵……
  高鐵影響著城市的形態,圍繞著鄭州東站,住宅區、寫字樓、學校、五星級酒店、商務綜合體等紛紛佈局。
  【飛上雲端】航空大都市的崛起
  一直以來,機場似乎都在“逃離”城市,遠遠地建在邊緣地帶。那麼問題來了:既然城市可以圍繞著火車站發展,為什麼不能圍繞機場發展呢?火車能拉來了一座城市,飛機當然也能運來一個更繁華、更先進、更令人驚嘆的城市!
  卡達薩的《航空大都市》一書,給出了答案——航空大都市,這種依托綜合航空運輸體系迅速崛起的未來城市形態,將成為城市化的新模式,是全球城市的未來。
  如今鄭州航空港區的發展,正在印證他的觀點。機場周邊,幾年前的荒地和棗園,已變成航空物流區、高新技術產業區、綜合保稅區、商務商貿區、航空科技轉化基地、高端居住區……來自全世界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資金流在這裡交匯與流轉,一個以機場為中心的“航空大都市”正在崛起。
  【城際穿越】城市由“大餅”變成“糖葫蘆”
  12月28日,鄭開城際鐵路開通。數十分鐘直達、未來“公交化”的發車時間,將兩城緊緊聯繫在一起。這一新的交通形式,又將對鄭開兩地及中間區域的城市形態產生怎樣的影響?
  國內第一條市域鐵路——成灌鐵路或許是個例子。有關專家曾經指出,成都面臨著中心城區人口密集、交通擁擠、生態環境壓力等問題。因此,引導城市由單一中心向分散組團式佈局形態發展,合理疏解產業和人口,成為今後城市發展的重要方向。
  成灌鐵路在中心城區和犀浦、郫筒、都江堰等組團之間,建立起了比公路更快捷更環保的交通連接,形成了多中心、組團式、網絡化的空間佈局。那麼,鄭開城鐵又將連接哪些“組團”呢?
  據瞭解,鄭開城鐵自鄭州東站至開封宋城路站,連接鄭州中心城區、白沙組團、官渡組團、汴西組團、開封市區。
  鄭開城鐵開通後,不僅會帶動鄭州、開封兩地的發展與融合,更將促進鄭開之間區域的發展。記者在鄭開城鐵鄭信路站看到,附近已有不少樓盤拔地而起,商業圈也正在形成。未來,鄭州將改變以火車站為中心的傳統“大餅式”城市形態,而是以鄭開城鐵為連接,穿起一個個“組團”,形成“糖葫蘆”式的發展格局。
  隨著沿線各組團的發展和擴張,未來也許會繼續融合,在鄭汴間形成一個全新的“帶狀城市”。最終,鄭州、開封或將成為一個大規模的“鄭汴都市區”。  (原標題:鄭州開封間將穿起一串“糖葫蘆”)
創作者介紹

Miss

sa70saov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